-> 適合兒童的經典教材開發計畫 -> 93年10月 《論語》讀書會 -> 談顏回
 
■ 談顏回
■ 許逸亭紀錄
■ 94年03月14日

帶領人:陳靜姿
參與者:鄧美玲、黃金美、石啟瑶、陳若惠、張修紋、吳綉鳳、王慧欣、張淑芬、潘信英


  今天我們討論孔門弟子中的顏回。

  靜姿:「我原本想蒐集有關顏回的論述專書,結果發現找不到呢!」

  美玲:「我想是因為顏回三十二歲就過世了,所以沒有太多資料可供研究。」

  黃老師:「顏回雖然早逝,但孔子仍常將他掛在嘴邊。哀公曾經問孔子哪位學生最為好學,孔子仍然只提顏回,可見他是孔門弟子中很重要的人物。」

◎ 子曰:「回也,其心三月不違仁;其餘,則日月至焉而已矣。」(雍也第六.五)

  黃老師:「『三月』是形容一段很長的時間,可以說是長時間保持好習慣,也可以說是在長時間中養成好習慣。『不違仁』與我們之前讀過的『克己復禮為仁』道理相似,『克己復禮』就像一種剎車系統,做到克制私欲,便可以使言行合乎禮節。這一章如果要跟小朋友談的話,可能要先讓小朋友理解什麼是『仁』。『仁』就是隨時自我檢視自己的言行是否傷害到別人,或是令別人很窘。如果看到別人做錯了、說錯了,去舉發未必就是好的;讓別人自覺性的說出自己的錯誤,會比較恰當。『仁』的價值就是善待別人,將心比心。」

  若惠:「有些小朋友喜歡向老師打小報告,是不是也違反了『仁』呢?」

  黃老師:「要視情況而定。例如:有人在老師的杯子埵R了一口痰,旁人應該就要即時向老師反映這件事。」

  信英:「如果讓小朋友在做每一件事之前都『將心比心』--換做別人的立場來想,藉以衡量自己的言行是否『違仁』,是不是就可以了呢?」

  啟瑤:「不,我認為是非對錯應該有一個客觀的標準,不可行的事情就是不可行,而不是由個人的主觀感受來決定。我們應該要為別人著想,而非為自己著想;因為每個人所在意的事情並不同,而且假設性的將心比心與真實的感受還是有相當的落差。」

  黃老師:「這也就是『強恕近仁』:強迫自己去推己及人才是近於仁;而『近於仁』也還不到『仁』的境界。」

  美玲:「我發現帶讀書會時常常需要抓別的章節來輔助。是不是應該把每一章牢記之後再打散來談,才能適時與當下的情境連結?」

  黃老師:「全部背熟並不容易,但是打散的方式是可以準備的,在備課時就可以模擬哪幾章可以放在一起談。」

  啟瑤:「一方面要以學習對象來設計備課內容;一方面要看教學環境所提供的條件。例如現在永吉國小有老師在教「國際禮儀」,便可以與我們帶的《論語》討論相結合。」

◎ 子曰:「賢哉!回也。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。賢哉!回也。」(雍也第六.九)

  黃老師:「孔子的理想是希望人民富足,而非贊成貧窮;所以這一章只是在談顏回的個人狀態。讀這一章時可以告訴學生:貧困的狀態雖然一時無法改善,但是在心境上是可以調適的;例如宋代名臣范仲淹曾經以一碗稀飯當作二餐而不以為苦,是因為他有願景、有夢想。一簞食、一瓢飲的生活現在雖然改變不了,但是當你把注意力放在某處時,就不會感覺憂慮難過。」

  綉鳳:「顏回因為專心讀書以致於廢寢忘食;小朋友可能也曾因為看書、打電玩而有相似的經驗,可以請他們談一談。」

  逸亭:「小朋友的廢寢忘食經驗應該與顏回的生活相距甚遠;就像曾經有人批評『飢餓三十』的活動已經成為變相的減肥營,三十小時與三十年是完全不同的情境。另外,從『貧困』談『脫離貧困』的想法是否過於一廂情願呢?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,作者說他在大學時代參加了山地服務隊,暑假期間到部落去教小朋友功課,以及帶團康遊戲。作者發現,每次當其他小朋友在一起玩遊戲時,有個小女孩總是獨自蹲在遠遠的地方;於是他好奇的上前看小女孩在做什麼。小女孩拿出一個盒子給他看,裡面有粗細、長短不一的鐵釘,有些已經生鏽了。小女孩說她很喜歡音樂,但是她沒有任何樂器,所以用撿來的鐵釘當作樂器。然後她開始示範這些鐵釘從不同高度、不同角度,或是不同力道,落在不同材質上的聲音。作者看著小女孩,不知道要說什麼,第二天一早他就獨自下山了,之後再也沒有參加服務隊。雖然作者沒有說爲什麼離開,但我第一次看到這篇文章時也是腦中一片空白,我想這就是作者當下的感覺了。我想,顏回與那位小女孩有一些相似,但我們並不需要跟他們談脫離貧困,他們所要的並不是旁人自以為是的給予。」

  美玲:「我也常常思考我們現在所做的工作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,擔心它會成為一種粗暴的對待。」

  慧欣:「我原本覺得這一章可以談物質與精神生活;但也許把主題改為『堅持』--堅持自己的理想,可能比較適合。」

  啟瑤:「『賢』要如何解釋呢?」

  黃老師:「在這堙y賢』應該是指德行、修養。」

  靜姿:「我看有些版本是將『賢哉』翻譯成『多美好啊』,當作形容詞使用。」

  啟瑤:「這樣翻譯也不錯,但它應該還是在讚美顏回的德行。」

  淑芬:「所以做到這樣就是賢能的人嗎?」

  啟瑤:「我想重點在於『不改其樂』,也就是安貧樂道。」

  修紋:「顏回的飲食、居住條件都很差,現代的孩子卻得由媽媽強迫、請求才肯吃飯呢!不久前我跟孩子看了一部紀錄片《悲憐上帝的孩子》,內容是說菲律賓當地有九萬多人住在垃圾山下以撿垃圾維生;結果颱風來襲導致垃圾山崩塌,釀成極大的悲劇。我的孩子看完後竟然以為影片內容是假的,連片中的戴奧辛畸形兒也是演出來的;我告訴他們這就是真實的生活,但他們還是難以置信。我之前由於生病以及情緒問題,覺得無法陪孩子談《論語》,需要暫時沉澱一下。當時孩子想要買新電玩,被我拒絕了;我說:一是打電玩對眼睛不好,二是我認為不可以因為你想要就得買給你。每個人都需要背負一些責任,也需要有一些犧牲;所以身為爸爸便不能隨便辭去工作,身為媽媽也不能任意離家去旅行。我的孩子還小,現在跟他們談這個會不會太早?」

  黃老師:「可以讓孩子知道媽媽也會心情不好,媽媽也會想出去玩這樣子的情緒;孩子在課堂上也看過老師『遷怒』,只是他們還不懂得這個詞彙。不妨提醒孩子:如果察覺媽媽心情不好時,就趕快說:『媽媽要不要喝一杯茶?』就是一種很好的緩和方式了。」

◎ 子曰:「語之而不惰者,其回也與!」(子罕第九.一九)

◎ 子曰:「吾與回言終日,不違如愚。退而醒其私,亦足以發。回也,不愚。」(為政第二.九)

◎ 子曰:「回也,非助我者也,於吾言,無所不說。」(先進第十一.三)


  靜姿:「我將這幾章放在一起,因為它們都在談顏回是個實踐者,對於老師的話都能身體力行。」

  慧欣:「勤奮實踐算是很難得的。有些人唸書只是為了做學問而沒有親身實踐,所以社會上常有學歷與修養不成正比的人。」

  修紋:「顏回很少對孔子發問,應該是因為他對於老師的話都聽懂了。」

  黃老師:「在任教過程中,我喜歡有學生提問;因為如果他們不問,我就無法知道他們哪堣懂。我認為學生提問是在幫助我。」

  靜姿:「如果有學生發問,我也可以在教學的過程中讓自己更熟悉;可說是教學相長的互助關係。」

  慧欣:「如果顏回已經聽懂了,那麼他只要在台下『無所不說』、『不違如愚』就可以了。至於沒聽懂的學生,我會鼓勵他們在課堂上發問,而非私下請教老師,因為如果這是授課老師的表達方式有問題,班上一定也有其他學生不懂;可是學生常以為是自己的程度不佳。」

  啟瑤:「『非助我者也』這一章是在讚美顏回嗎?我覺得它比較像是在陳述一個事實。」

  若惠:「我覺得這段話的重點在於『無所不說』。顏回可說是孔子的信徒了,有一個這樣的學生,孔子應該還是很高興的。」

◎ 哀公問:「弟子孰為好學?」孔子對曰:「有顏回者好學,不遷怒,不貳過,不幸短命死矣,今也則亡,未聞好學者也。」(雍也第六.二)

  黃老師:「『好學』的『學』在這媕雩茪ㄛO指研究學問,而是指學習『為仁』。」

  美玲:「『不貳過』對大多數的人來說是不容易做到的。我告訴學生改過要從小地方著手,從自己可以覺察到的事情開始,就會比較簡單了。」

  靜姿:「『不遷怒,不貳過』如此困難,如果只是要求小朋友盡力做到,可以嗎?」

  啟瑶:「只怕『盡力』會成為一種遁詞,就像冉求的『畫地自限』一樣。」

  淑芬:「『盡力』當然也有正面的意思,只是『盡力』的標準應該是由別人來看,而不是由自己評斷。」

  啟瑤:「這一章與〈先進篇十一.六〉相似。顏回雖然短命,但是在《論語》中他的篇幅還不少。」

  靜姿:「在〈先進篇〉中談顏回之死就有四篇之多。可見孔子為此十分難過。」

  修紋:「好學生總是比較受老師重視,也獲得較多讚美,因此被紀錄下來的對話也多。」

  美玲:「小朋友會很在意老師如何評斷他。子貢也曾經問孔老師對自己的評價,結果老師說:『女,器也。』應該令他很失望吧。」

  靜姿:「小說塈滼o一段描寫的較為煽情,說子貢聽完以後難過流淚,而孔子也流下眼淚。」

  黃老師:「爲什麼你們都覺得這是不好的評價呢?『器』已經是最高級的了,要是『不器』就糟了。子貢很有從政、經商的才能,孔子能夠周遊列國,多半靠子貢運用官商關係去打理,幫了很多忙。」

  慧欣:「在我的印象中,顏回好像是得到肺結核而病逝。顏回的生活條件這麼差,如果當時孔子能夠多照顧他一點,是不是他就不會如此早逝?」

  逸亭:「講到學生的健康,我想到孔子的另一個學生宰予曾經晝寢而被孔子批評;但是南懷瑾先生有另一種看法,他說:宰予的身體不好,因此孔子說:讓他小憩一下又何妨?『朽木不可雕也』是指如果一個人沒有健康的底子,是沒有辦法不眠不休的做學問。」

  淑芬:「乍聽之下雖然覺得有些偏頗,但仔細想一想,這樣的說法倒是比較符合人性。」

  若惠:「顏回被列於孔門德行科,似乎一生沒有為政。我很好奇,如果不做官是顏回的選擇,好學的顏回爲何不願學以致用?」

  淑芬:「也許是與他的短命有關。如果顏回壽命夠長,說不定有機會做官,甚至成就比孔子還高!」

  靜姿:「或許是因為顏回覺得自己還不足以出仕。他不是曾喟然歎曰:『仰之彌高,鑽之彌堅』嗎?希望能夠多留在老師的身邊學習。」

  修紋:「我認為顏回的好學是為了安頓身心,讓自己在獨處時也能自在愉快。這恐怕比從政還難做到呢!」

上一則 / 回上端 / 下一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