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> 適合兒童的經典教材開發計畫 -> 93年10月 《論語》讀書會 -> 【論君子】君子之過也,如日月之食焉
 
■ 【論君子】君子之過也,如日月之食焉
■ 許逸亭紀錄
■ 94年01月10日

帶領人:王慧欣
參與者:鄧美玲、石啟瑶、陳靜姿、陳若惠、吳綉鳳、梁心瑀、林璧珠、黃瑞雲、陳健一


  上次大家對於「君子義以為質」的「義」字有一番討論。如果單獨把「義」字抽出來看,會發現它有不同的解釋;那是因為在《論語》不同的篇章中,「義」代表著不同的意思。啟瑤認為,要解釋「義」,查字典或從生活中取材都不是最好的辦法;而是應該回到文本,了解孔子關心的是什麼問題,才能抓到整體的重點,不至於被多義性的單字、單詞困住。對孩子而言,文字的多義性容易使他們混淆;家長不妨跳開單字的解釋,給他們思想或道理即可。即使孔子因材施教,說法因人而異,在整體思想上也是不會矛盾的,也就是「吾道一以貫之」。家長除了協助單字詞的解釋,提醒孩子從文理脈絡,思想的一貫性,人情事理的共通性等方向,不斷練習整體思考及培養理解而批判的態度。日積月累,將可漸有體悟,也越能接近孔子。

  如何從文本還原對話的主題呢?如果可以了解該則篇章的時代背景,便可幫助我們進入情境。不過,《論語》的對話大部分是找不到背景的,但仍應抱持著謹慎推敲的態度,找出文本的精神,也就是孔子的終極關懷。

  若惠以「君子不憂不懼」設計問卷,請家人回答最害怕的事情是什麼?最後的結論是「失去家人」。綉鳳的孩子也已經意識到生死問題,詢問如何處理失去親人的心情。雖然離開「君子」的主題,我們都「有憂有懼」,但是能藉此談到生命的問題,也是很深刻的親子談話。

◎ 子貢曰:「君子之過也,如日月之食焉。過也,人皆見之;更也,人皆仰之。」(子張第十九.二一)

  君子的行為坦蕩蕩,不會掩飾過錯,並且勇於改過,這是人格上的「君子」。如果換一個角度看,將「君子」解釋為居上位的人,也十分符合。地位高的人犯錯了,較容易受人指指點點,相對的,他們要承認過錯也需要較大的勇氣。

  這一句話也與「小人之過也必文」(子張第十九.八)相通。爲什麼小人選擇掩飾過錯呢?慧欣提到一種情形:「有些人犯了錯,害怕被長輩或主管嚴厲指責,所以只好不斷的反駁或掩飾。」由此看來,旁人不僅要擔任監督者,更要給犯錯者改過的勇氣。例如有些孩子不認為欺負同儕有錯,父母可以藉由說故事、談情境的方式,告訴他應該抱持惻隱之心。父母不必急著要孩子在事件上認錯,而是利用分享的方式充足孩子內在的能量;當能量足夠了,同樣的情況就不會再發生。

  有人問到「過」的標準是什麼?「善意的謊言」算是「過」嗎?慧欣覺得,即使沒有傷害到別人,但是違背了自己的良心,就算是「過」。美玲認為《論語》談的是內在本質的問題,而不是作法的問題;做法是可以靈活變通的,不必遵守枝微末節的那把禮教之尺。

◎ 子曰:「質勝於文則野,文勝於質則史;文質彬彬,然後君子。」(雍也第六.一六)

  這一則談到君子應該文質並重,內外兼具。「質」是本質、內在,「文」是形式、外在,也就是文飾,或可說是禮的形式;而不是指文采。「史」才是指文辭,有虛偽、浮誇的意思。

  向來不修邊幅的健一質疑說,這讓人聯想到士農工商的階級意識,難道只有讀書人才能成為文質彬彬的君子嗎?美玲認為,孔子這段話並沒有推崇「士」,而是強調「學」;儒家重視學習,道家崇尚自然,是這二個學派最大的分野。

  子路去見孔子時,曾經問道:「學亦有益乎?」他自比為南山之竹,是製箭的天生良材,根本不需要學習。孔子告訴他:「如果在箭末端搭扣弦的部分裝上羽毛,並將箭頭磨得更加鋒利,不是可以射得更遠嗎?」子路已經有了好的本質,應該在這基礎之上加以琢磨。

上一則 / 回上端 / 下一則